“双面”陈坤回归荧屏 《脱身》演绎小人物成长史

所属栏目:星娱 编辑:综艺报 时间:2018-06-11 14:36:29 阅读:14534次

摘要: 《脱身》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夜,中国共产党为争取精英人才实行代号“归省计划”行动,该行动将乔氏同胞兄弟(陈坤 饰)和黄俪文(万茜 饰)的命运牵扯在一起,讲述了他们的抉择以及与亲人、爱人之间彼此守护、奉献的故事。 由陈坤、万茜领衔主演,…

《脱身》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夜,中国共产党为争取精英人才实行代号“归省计划”行动,该行动将乔氏同胞兄弟(陈坤 饰)和黄俪文(万茜 饰)的命运牵扯在一起,讲述了他们的抉择以及与亲人、爱人之间彼此守护、奉献的故事。

由陈坤、万茜领衔主演,王耀庆、赵文瑄特别演出,廖凡、王景春友情出演,蔡文静、张晓晨、海一天、尹铸胜等主演的年代爱情下饭剧《脱身》6月11日正式登陆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剧中,“厂花”陈坤重回民国,挑战高难度一人分饰两位“民国公子”,与新搭档万茜幽默互撩,欢脱上演“萌新特工的闯关之路”。

该剧由北京星易和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东申(上海)影业有限公司、海宁视点传媒有限公司、工夫影业(宁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品,唐郗汝任总制片人,汪启楠担任编剧及监制。

以写实故事吸引优质演员

《脱身》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夜,中国共产党为争取精英人才实行代号“归省计划”行动,该行动将乔氏同胞兄弟(陈坤 饰)和黄俪文(万茜 饰)的命运牵扯在一起,讲述了他们的抉择以及与亲人、爱人之间彼此守护、奉献的故事。

编剧汪启楠用9年时间完成《脱身》前期剧本筹备,他告诉《综艺报》,该剧本的创作想法源于自己儿时在上海弄堂居住的记忆,“小时候住在弄堂里,常常听到家里老人讲起往事,就想着创作一部将弄堂记忆与历史相结合的特别故事。”汪启楠自诩为完美主义者,在创作该剧的9年时间里,他详细阅读了几十部相关历史著作,剧本整体经历3次大幅度修改。“创作剧本是一个创作愉悦感和自我要求撕扯的过程,这9年间最大的困难就是自我纠结,总觉得这里、那里不够完美。”

他同时透露,最初剧本对男主角的设定是三兄弟,对角色人物做减法后加入“双胞胎”的戏剧化设定,此举也成为吸引演员陈坤回归荧屏的决定性因素。《脱身》中“双胞胎”的性格反差较大,哥哥乔智才虽混迹市井却有着智慧、深沉一面,弟弟乔礼杰虽为归国高级知识分子,想法却较单纯,人物的复杂无形中增加了表演难度,对表演者提出了更高要求。陈坤素以“挑剔剧本、挑战演技”著称,出演的电视剧也以民国戏居多,导演林柯表示,“陈坤虽然作品产量不高,但对作品质量却把关严格,在挑选作品时,对题材、剧本、合作班底都有要求。”

当被问到是否担心“双胞胎”设定与2017年热门网剧《白夜追凶》的角色设定“撞车”时,汪启楠表示并不担心,“‘双胞胎’是戏剧创作中较为经典的人物模式之一,可以增加戏剧效果,让作品本身更具可看性。”

剧集元素丰富、接地气

谈及故事的特别之处,汪启楠强调了两个重点。首先,剧本的创作是基于对过去时代的再发现,“普通老百姓对社会变迁的感知不同于在教科书上学历史,他们身在其中,”所以汪启楠希望通过描述普通老百姓经历时代变化时的一些心态转变来展现历史的特别之处。其次,与英雄式人物不同,小人物的行动初衷更多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亲人、朋友,最终完成自我成长,这种“小人物”的设定往往更接地气,能够引发观众共鸣。汪启楠以主角举例,“乔智才和黄俪文都是不得已被卷入时代洪流,最终的抉择和行动也都和自己的亲人、爱人、朋友息息相关。尤其是乔智才,他的设定是一个家庭条件不差,但是成天吊儿郎当、混迹市井的人,这样的人在面对考验时如何选择,成为该剧一大看点。”

该剧也是汪启楠在写作上的一次自我挑战。在《脱身》之前,他曾创作反特题材电视剧《黑三角》,获得较好口碑,随后创作的谍战剧《风声传奇》更使其在谍战题材创作上有了一定知名度。《脱身》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谍战剧,是在大时代背景下展示普通人情感的故事,“该剧最大的主题是爱情,谍战只是一个元素。” 提及剧中的感情部分,汪启楠进一步解释,惊心动魄的谍战和浪漫的爱情会天然冲突。“一般谍战剧中的主人公会因更高的家国理想放弃个人感情,所以在个人爱情部分呈现悲剧色彩。”但他希望赋予《脱身》一段普通爱情的悲苦和甜蜜。“乔智才和黄俪文始终是两个小人物,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特工或情报人员,为成全这对情侣,该剧刻意弱化了部分谍战戏份,惊心动魄的事件都为展现两人感情而服务。”

对此《脱身》总制片人唐郗汝表示支持,“谍战剧一直是国产剧的重要类型之一,也曾有不少经典作品问世。这种类型具备大戏剧冲突、复杂人性环境、刺激的情节等特点,具有生命力,但想突破也很难。我一直认为《脱身》不算是典型意义上的谍战剧,它有谍战元素,但也有民国风情,更有生活剧细腻的情感推进、人间百态、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制作精良 细节制胜

“在制作中揪住细节不放,才是对作品呈现的负责态度。大到对人物生存环境的设计,小到对建筑中物品摆放的要求,制作方都会仔细考虑。”汪启楠在该剧制作上的另一身份是监制,他也曾是网剧《河神》的监制。谈及网剧制作与电视剧制作的不同,他认为,电视剧体量较大,需要更丰富的情节支撑才能呈现剧情的精彩。

该片的总造型师艾闻在为电视剧《欢乐颂》造型把关时,就以注重把握人物形象、注重造型细节被网友夸赞。此次为《脱身》造型,艾闻在了解乔智才和乔礼杰的性格差异后,从服装、造型上为二人打造出更具风格的区分。从预告片中可以看出,乔智才的服饰中多有花式围巾、小礼帽等突出人物俏皮、灵活一面的饰品;乔礼杰的服饰则设计了相对传统的西服套装和金丝边眼镜。《脱身》联合制片人张劲透露,该剧在服化道上支出较大,“很多衣服具有收藏价值,剧中百乐门中跳舞的服装成本就有十几万。”

此外,整个团队在拍摄过程中也在不断思考细节,推敲事件的合理性。对于乔智才的最终结局,汪启楠和陈坤就曾发生争论。汪启楠告诉《综艺报》,在拍摄后期,陈坤因过于入戏,甚至脱口而出“我就是乔智才,我知道他会如何选择”。最终汪启楠被陈坤说服,敲定了主角最终结局。

张劲告诉《综艺报》,该剧从2016年年末开拍,历时4个月,随后一直在进行后期制作。拍摄素材从超过60集,最终剪至不到50集,令剧情发展更为紧凑。

林柯表示,“只有投资方、制作团队和演员共同努力,才能让作品回归到创作本身。”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
猜您喜欢